阳三月

咕咕咕咕

听声识鸽

一本正经的瞎写

日常掉粉,更新随缘

【ALL叶】青山不负 16

  “教主,您的客人醒了。”叶修本就余毒未清,经过一番苦战再加上吸入了使人昏睡的药粉,整整昏迷了两天两夜,这边人一醒,就有教徒前去禀报周泽楷,周泽楷正在看书,听了这消息只点了点头,没做任何指示,而半跪在地上禀报的教徒像是早就习惯了教主一声不吭,没做询问就请示离开了书房。

    乔一帆是跟着叶修一起被角鹰带过来的,自然就被当成了叶修随从,昏迷的这两天,乔一帆也是纠结了半天,是不是要趁着叶修无法反抗直接完成任务,可仔细观察了一阵,每天这端茶送饭的皆是一袭黑袍身怀武功的教徒,侍卫的巡逻换岗俱是井井有条毫无怠慢,乔一帆料想自己即使得手了亦是无法全身而退,只好决定先观察一阵子再说。先是借了笔纸给微草飞鸽传了信,然后就一直乖乖待在客房等待下一步指示,毕竟他的任务十分特殊,一时间不知如何是好。

    幸好叶修醒后像是根本不记得之前乔一帆是如何向他动手一样,得知乔一帆也跟了过来居然还笑着问自己睡了几天。乔一帆支支吾吾的答了,又瞧着叶修摸索着穿上外衫站起来,便连忙伸手去扶。

    “叶神……”

    “哎,我又不是老得走不动了。”叶修却是摇了摇头拒绝了乔一帆来扶,尽量平和的放出内力感知附近的建筑,即使什么都看不到,行动上也与常人无异,若非眼上蒙着白布,实在叫人想不到眼前这个行动自如的人是个目不能视的盲人。

    瞧着叶修明显不想让人跟着,乔一帆十分乖巧的坐回椅子,随后开始不太自在的给自己倒了杯茶水,喝掉,再倒,再喝,放温了的一壶普洱一会儿就见了底。

    院门口的侍卫早就探到了从屋里传来的内力,却没有一个人好奇向着屋里看,一个个俱是目不斜视,整个院子静的很,平时甚少听到有人交谈的声音,可这并不代表每个人心里也心如止水什么都不想。前两天里面这位“贵客”住进来的时候,可是衣衫凌乱叫他们教主打横抱进来的,虽说他们教主对人很是冷淡,十足的禁欲模样,也从没叫人去他房里伺候过,可新任教主毕竟年纪不小了,终归是需要解决一下生理问题的,只是没想到第一次就找了个男的,更何况这男人看年纪有二十多了,好像比教主年纪还大一些,也没有教主生的好看,瞧着既不柔弱也不乖巧的,教主的口味是在独特了些……

    这侍卫正发呆,突然感觉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猛然回头看,正是他脑海里正胡思乱想脑补的主角,此时正歪着头问他能不能带路去见教主。

    侍卫看着这人笑着问教主在哪,一副熟稔的样子,不知怎么有一种刚嗑的CP就官宣了的错觉,再瞧眼前这人面如冠玉唇红齿白,身形修长略显清瘦,竟是别有一番风味,再加上此人内力虽不似强者一般霸道强劲,却也是温和绵长,定然是个伸手不俗的练家子,想想站在他们教主身边定然十分相配,也许是不知哪来的贵族少爷被教主看上私奔带回来的,如果真是这样将来做了教主夫人也说不定。

    叶修哪知道这侍卫脑子里这么多乱七八糟的,只知道这人楞了一下便一言不发的在前面带路,一路上就算遇到其他教徒,也只是远远的行礼,鲜少有人开口说话,想到周泽楷虽然给叶修传过几封书信,可每张字数实在是不多,若不是飞书传信实在费力,那人单回一个“嗯”字都有可能,本以为是周泽楷生性如此,没想到整个轮回都很少说话,倒是有趣得紧,不过也难怪周泽楷不爱说话了,在这种环境下,任谁都话多不起来。

    想到话多,叶修像是想到什么人,脚步明显一顿。

    恰好这时侍卫突然在一条小路前停了脚步,示意叶修前方不是他可以去的地方,只好让叶修独自进去了。

    这时候正是教主沐浴的时段,他自然是去不得的,但是叶修身份不同,此时去了说不定正是时候,想到这里还摸了摸鼻子,暗叹自己真是个心思细腻会察言观色的,升官加薪指日可待,便美滋滋的回去了。

——————

修修生日快乐

礼物是去看美人洗澡(误)

【ALL叶】修修饲养日记 04

  

  ××37年07月09日

  

  通过韩文清的事件,我们可以肯定类似叶修的同族闯入研究所的情况还会发生。研究所也在为了保护好叶修不被抢走,紧急做了安全防护,只是没想到,研究所的防护措施没有起到任何作用。

  好在这次的侵入者没有之前韩文清那样的破坏力,只是安静的潜入实验室,找到叶修的培养箱,乖巧的钻了进去搂着叶修睡了一晚。

  我不夹杂任何私人情感的向组织提议,把这个侵入者像韩文清一样有多远扔多远,组织高层却认为他是难得的实验素材,难得的是,我这次的提议得到了黄少天的强力支持,可惜最终组织还是决定留下那个新来的侵入者。

  呵呵,也好,毕竟有些风险未知实验我是不舍得用叶修来尝试的。

  ^_^

  

  ××37年07月12日

  

  有了侵入者的加入,并没有对我们的研究有什么突破性的进展,他似乎除了盯着叶修和陪叶修打游戏以外没有任何兴趣爱好,对于我们的实验也持有抵触的态度,很不配合。

  侵入者的皮相很好,像是漫画里走出来的Q版小人,但是相貌太好不是什么好事情,比如说红颜祸水、红颜薄命,就像他太执着于叶修,也一定不是什么好事情。

  吃东西的时候侵入者会把叶修喜欢的部分全部挑到叶修的碗里,晚上睡觉也一定要挨着叶修一起,而叶修对于入侵者的种种表现像是早就习以为常,偶尔还会踮起脚摸摸侵入者的头。

  我觉得研究所不会吝啬再用一个培养箱把侵入者和叶修分开。

  

  ××37年07月15日

  

  我对于侵入者和叶修挤在同一个培养箱里的弊端,写了一份五千字的报告,组织经过讨论,决定批准将他和叶修分开。

  侵入者被放到了与叶修相隔甚远的另一个培养箱里,一开始他的反应很平静,十分钟后开始四处张望寻找叶修,二十分钟后侵入者摸索着培养箱的边缘寻找出口,三十分钟,这个家伙不知从哪摸出来两把类似手枪的东西,两枪打碎了培养箱的玻璃,灵活的跳了下来,准确的找到了叶修的培养箱钻了进去。

  看来可以确认是周泽楷无疑。

  真是有趣,不如明天关于他的实验研究加倍处理,毕竟他这么有活力,一定受的住。

  呵

  

  ××37年07月18日

  

  我定做的强化防弹箱做好了,后天就能送过来。

  

  

   ——摘自喻文州的黑皮本

  

  

  #震惊!帅气小伙千里寻妻,找到后竟只为了做这种事!!#

  

  #物种不同怎么恋爱!实验室里上演的不伦恋!!#

  

  #研究员口述!我爱上了一个十厘米的男人!!#(是身高)

  

  


【ALL叶】修修饲养日记 03

  

  

  ××37年06月09日

  自从叶修上次说了一个“烟”字之后便再没说过一个字,除了抢走他的游戏会抱住人的手指不让动,任别人在他身上戳戳捏捏也不吵不闹。
  
  由此推测之前他发出的声音可能只是一种叫声,碰巧与人类的语言类似,但不排除叶修能具有学习人类语言的能力。
  
  同时,我们研究发现,叶修对酒精的抵抗能力很弱,一点点酒精就足够让叶修昏睡很久,考虑到还不能确定酒精对叶修是否有害,小组一致同意在实验过程中严格避免叶修与酒精的接触。
  

  
  
  
  ××37年06月14日
  
  叶修跑出去了。
  
  最早是监控室的人发现的,傍晚看到外面有什么东西在研究所外打转,拉进镜头后待看清那小家伙的模样,居然是一直乖巧老实窝在饲养箱里的叶修!
  
  刻不容缓,研究所出动了大半人员都参与搜捕,许多还套着白大褂兜里揣着俩试管的研究员也被调动跑了出来趴在地上找。
  
  叶修会突然逃跑实在是出人意料,毕竟一直以来他的情绪波动都不大,对于外界环境的刺激也没有什么较大反应,这次居然严重到跑了出去,莫不是有人偷偷……
  
  想到这里,我有些担心,能把捧着游戏就可以在一个位置蹲大半天的叶修折腾得受不了要跑出去,那一定是做了很过分的事。
  
  我去了监控室调出研究室的监控,屏幕里一个小家伙正睡得四仰八叉毫无惹得大家心急如焚的自觉。
  
  叶修还在?
  
  我把监控录像向前划了划,叶修从始至终都没出过饲养箱,更没有人擅自跑过去对叶修动手,可监控室的人虽然与叶修接触不多,却也不至于随便认错。
  
  调出那段发现叶修出现在研究所外的监控视频,那个“叶修”的确和培养箱里的叶修长得一模一样,可神态表情却与平时的叶修有些不同。
  
  叶修并没有出逃,那么这个正在外面跑来跑去身手灵活对人类明显有敌意的“叶修”又是谁呢?
  
  
  ××37年06月23日
  
  就在今天,研究所遭遇了自成立以来最严重的一次袭击事件。发动袭击的恐怖分子是叶修的同族,仅凭一人之力两拳轰开了研究所东侧的墙。
  
  袭击者一路上见门砸门见墙拆墙,如果说叶修是软糯可爱的精灵,那么这个与叶修同族的袭击者绝对是凶残恐怖的恶魔。
  
  根据这名袭击者的神态表情与行事风格,无疑是韩文清,看他一个房间一个房间像是在寻找什么东西,无疑是来找叶修的。
  
  房子被拆是小事,叶修被抢是大事,瞧这韩文清凶神恶煞的。我吩咐保安分出一个小队秘密保护住着叶修的实验室,其余大部分保安围在另一个相对较选的标本存放室,营造出叶修在休息室的假象拖延时间,其余人在路上阻拦韩文清。
  
  绝对不能让韩文清把叶修带走。
  
  最终,韩文清在身中十六支麻醉枪徒手撕开八张足以困住成年野猪的捕捉网后倒下了。研究所目前还没有完全有把握能困住韩文清的容所,等他醒过来一定是关不住的,我提议干脆把他扔远点,可惜更多人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研究机会留下了他。
  
  莫名的,想让韩文清离叶修越远越好。
  
  
  ××37年06月26日
  
  韩文清醒了,又在研究所大闹一场,最终所有人坐在四面漏风的会议室里表示都支持将其制服后送离研究所转移去别处看守。
  
  看着对乖乖待在培养箱里的叶修,想着韩文清正坐在车里离我们越来越远。
  
  有点暗爽。
  
  

——摘自喻文州的黑皮本

【ALL叶】修修饲养日记 02

        

        

        ××37年05月16日

        队里抓到只小家伙,好像是个什么珍惜物种,我瞧着也挺稀奇的,看着软软的,坐在那里乖乖的,一双大眼睛水汪汪的,怎么看怎么可爱!

        队长不让乱碰,说是不一定交给哪个队伍负责呢,要我说就队长真是太谦虚了,就凭队长在这里的学识和能力,怎么可能交给别人?

        看吧!还不是交给我们队长!

        哎,我就摸一下嘛,又不能少块肉,他自己都不介意,队长你怎么这么小气啊!什么没做攻击性测试?就这小东西能有什么攻击性?就这小东西能破我皮糙肉厚的防,我黄某人直播吃翔!

        

        

        ××37年05月18日

        我看到队长偷摸那小东西了!不让我摸!他自己摸!你说他这人怎么这么好意思啊?要脸吗要脸吗?一边摸还一边笑得可猥琐,一副得偿所愿终生无憾的样子,要不是你俩物种不同我都要报警了!连这么小的他都下得去手!

        我说小东西啊,我们队长虽然待人温和文质彬彬的,你可不知道,他这人满肚子坏水!要是不高兴还会让你吃秋葵的,你可不能让这大猪蹄子骗了!要学会透过现象看本质,像我,阳光帅气还心理不阴暗,怎么看怎么好!不让我摸,我偏摸!我还捏!

        嗷嗷嗷!你怎么还咬人的,属狗的啊!都咬出血了!不就捏了下屁股嘛!你这小东西还知道害羞的?摸一下屁股怎么了,要不然你再摸回来,哎呦哎呦我的小祖宗你可别咬了,行行行好好好我不摸了,松口吧,饶了我。下次再也不敢了,您摸我屁股,您是老大。

        

        

        ××37年05月23日

        早上空调坏了,可热死了,我们只好去隔壁办公室蹭蹭空调,突然想到那小东西估计也热着呢,特意去看了看。

        你说我对你多好,你咬我的伤口现在还没好呢,我还这么惦记你,瞧你热得往水垫上一趴,活像一滩液体似的,也怪可怜的,我大人不计小人过,就带你出去凉快凉快,再咬我你可就热着吧!

        在兜里好好呆着啊,乱跑万一被踩到可怎么办,就你那软乎乎的小身板,别人一脚下去那不成肉饼了,就算没被踩到,你跑出来了也肯定得被抓回实验室里,蒸笼似的,热死你!

        这小团子往兜里一揣,倒是挺热乎的,偷偷捏一捏,手感真好,估计是热的厉害,小东西不想动,没咬我,被捏得烦了也就往里面缩一缩。

        ……

        太可爱了吧!

        忍不住多捏捏。

        ……

        怎么没了?

        ???

        

                                                                               —— 摘自黄少天日记

        

        

        ————————

        

        点我看直播吃翔


最近断网加上有个考试,周天更新_(:з」∠)_

是我没有错了

【ALL叶/主喻叶】修修饲养日记 1

 
  
  ××37年05月16日
  
  
  我们以游戏为诱饵捕获到了叶修,这是有史以来人类首次成功的捕捉到叶修这样的高智商物种。
  
  捕捉叶修的过程很顺利,他对人类很友好,不抵触人类的接近,我们把他放在透明饲养箱中,小家伙刚开始有些迷茫,软软的趴在透明壁上,像是在思考为什么自己过不去。
  
  很快叶修就适应了新环境,跪坐在箱子里,很乖很安静,像是在思考着什么,看他的样子似乎对人类没什么兴趣。
  
  叶修体型很小,比较起来只有手掌大小,我们尝试喂他一些食物,小家伙胆子很大,有些好奇的闻了闻就直接开动,我记录了叶修对不同食物的偏好,似乎相比营养膏、宠物粮的食物,更喜欢人类烹饪出的饭菜。
  
  组织权衡了学识、专业、经验、业绩等条件,最终决定叶修的饲养与观察研究由我全权负责。
  
  我隔着饲养箱向他打招呼,也不知道他听不听得懂,紫葡萄一样的大眼睛一眨一眨的看着我,很可爱。
  
  我的助手看样子很兴奋,抱着箱子说了一大堆话,鉴于其话语的重要程度低并且冗长无聊,不对此作记录。叶修听了十分钟就转过身子背对着我们,似乎对助手说的话抱有和我同样的看法。
  
  
  
  ××37年05月18日

  
  通过两天的观察,叶修的情绪很稳定,对新的环境也没有表现出任何排斥的表现,只是他总是一副还没睡醒的样子,除了打游戏的时候精神抖擞,其他时间都像树下乘凉老大爷一样的姿势瘫在我们给他准备的软垫上。
  
  是觉得孤单了么?
  
  我伸出手揉了揉叶修的头发,他的头发毛茸茸的,很软,脸颊肉乎乎的,我忍不住轻轻戳了戳。
  
  叶修很性格很好,对人类没有攻击性,似乎是不太喜欢被戳脸颊,他在用两只小手软绵绵的推着我的手指。
  
  虽然在对这种生物还不了解的情况下让他接触自己的皮肤是一件很危险的事情,可这小家伙像是会魔法一样,一种让人想和他亲近的魔法。
  
  
  
  ××37年05月23日
  
  
  经过几天的测试的结果,我们了解到叶修生活的适宜温度与人类相近,却没有人类耐寒耐热,他的智商很高,甚至有可能与成年人类媲美,学习能力极强,甚至可以操作一些高科技机器。
  
  精灵,是我能想到的,最适合形容他的词汇。
  
  实验室的空调在早上突然坏掉了,不得已我们只好搬离到隔壁办公,叶修的饲养箱是特制的,不方便移动,幸好现在的温度还在他的承受范围内,只是会觉得热的程度而已。
  
  中午午休的时候,我突然瞄到墙角的花盆后面有什么东西在动,可当我扭过头去看时,又什么都没有。
  
  反复几次后,我确定,花盆后面一定有什么东西,于是放下手中的记录,不动声色的悄悄靠近那盆花。
然后,我看到了叶修。
  
  他像是早就料到我会过去,盯着我看了三秒,然后叹了一口气,转过身默默的向实验室的方向走去。
  
  估计是太热了吧?
  
  我忍不住笑了笑,拎着叶修后衣领把他放进了实验大褂的宽松口袋里。
  
  被其他人发现的话可是要被关回去了呢,为了吹空调越狱的小淘气。
  
  
  
  ××37年05月24日
  
  
  修理空调的维修工来了,似乎是个新人,还不清楚实验室里是禁烟的,嘴里叼着根燃了一半的烟,手上提着个很大的工具箱,打了个招呼就直接向空调的方向走了过去。
  
  我刚想提醒他不能在实验室抽烟,就看到一直以来都萎靡不振的叶修突然坐了起来,眼神雪亮的盯着维修工的方向,说了他这么多天以来的第一个字。
  
  “烟!”
  
  ……
  
  ……
  
  ……
  
  烟?
  
  
  
  
                                  ——摘自喻文州的黑皮本
    
    
 
——————————
   
  
  其他人在后面会出现的•ᴗ•
  
  
  

【ALL叶】青山不负 15

  
 
前文请戳tag
 
  
  听着耳边呼啸的风声,叶修只觉得左腿很沉,由于中了那迷药的作用,此刻叶修的脑袋也不太清醒,迷迷糊糊低下头,正好和挂在腿上的乔一帆大眼瞪小眼。
  
  “窝…窝虽然不能拦住乃,但四窝阔以跟泽乃!”乔一帆一边顶着大风一边坚持着向叶修说着很难听出来说是什么意思的话,“子要窝跟泽乃,一蛋会油办法的!”
  
  叶修晃晃脑袋,根本没弄明白乔一帆说的什么,软绵绵的伸出手抓住了乔一帆抱在他大腿上的胳膊。
  
  是要把我推下去么?乔一帆瞧了一眼到地面的距离吓白了脸,这高度掉下去一定会死的,他匆忙之中只想到要跟紧叶修,可从没想过叶修把他扔下去要怎么办。
  
  可叶修却环住了他的胳膊向上托。
  
  难…难道是要抛投?
  
  乔一帆被自己的脑补画面吓得瑟瑟发抖,回过神来,他正搂着叶修那劲瘦的细腰,手下触感紧实有弹性,腰形纤细却丝毫没有柔弱的感觉,反而叫人觉得结实充满力量,明明力气很大肌肉却不明显,大概说的就是像叶修这样的人了。
  
  意识到自己正摸着斗神的腰还偷偷感受了下手感,乔一帆红着脸下意识的就要松手,幸好叶修还迷迷糊糊的拎着他。
  
  “别乱动,腿很痛,你抱着这里。”
  
  叶修眼神迷茫思维涣散,伸手撸了一把正拎着自己衣领的角鹰,揪掉不少毛,与其说是感谢更像是报仇。
  
  “又被你救了一次。”
  
  说完,叶修就直接睡了过去。
  
  就剩下乔一帆一脸担心的看着飞得有些吃力的角鹰,虽说这只角鹰体型巨大,可拎着两个人飞还是有点难为鹰了,飞得实在是不像一只大型猛禽,更像是只蛾子,两只翅膀扑棱扑棱的,随时都有掉下去的危险。
  
  不知飞了多久,也不知身在何处,大风刮得人睁不开眼,知道感受到角鹰的速度在逐渐变缓,似乎是在准备降落,乔一帆这才眯着眼看向下面。
入目的尽是树木花草,林中小路断断续续、细长卷曲,看样子是个人迹罕至的地方。
  
  一道哨声响起,乔一帆睁大眼睛仔细辨认,林中竟然有几个人站在树下,像是在等他们一样,待离得更近了些,便能看清这些人皆是一身黑衣,那衣服与饰品的款式都不是乔一帆曾见过的,像是什么宗教的图腾,美丽神秘有充满魅力。
  
  为首的那人着装最为华丽,他那精致的面庞更是叫人移不开眼,乔一帆从没想过居然真的有这么好看的人,说是时间绝色也不足为过,绞尽脑汁想出的所有华丽辞藻都配不上形容这个人的容貌,过腰长发随意的披散着,一支银色发饰将一侧头发别在耳后,那双漆黑的双眸更是有着摄人心魂的魔力,仅凭一眼就足以令人沉沦。
  
  那真的是人类么?怎么看都像是妖精啊。
  
  周泽楷站在树下,看着那个时隔十几年再次见到的人,一时间有些恍惚,曾经那坚持背着自己的纤瘦少年的模样,他本以为自己已经淡忘了,可再次见到叶修,周泽楷才清楚,即使他们都不再是当年那副样子,身份地位也有所不同,那时的记忆却在见到他的一瞬就统统涌入脑海。
  
  那个深陷绝望却眼含泪水爬着向他伸出手的少年,是周泽楷人生中最黑暗的那段时间中唯一的光芒,所以他放弃了原本自己逃离的计划,让幼时被周泽楷救起后一直追随自己的角鹰把叶修送走,而他自己转身面对自己从成为教主候选人那刻就被改写了的如同坠入深渊一般命运。
  
  被抓回轮回后不出几年,周泽楷凭着自身强大的实力与强硬的手腕,将其他候选人一一解决,做了轮回的教主,又用了几年时间,将轮回内部身处高层却怀有异心试图掌控大权的蛀虫们全部肃清。
  
  抱着试试看的心情,让当初带走叶修的角鹰去寻他,意料之外的,竟然真的找到了,叶修那时早已成为了名震天下的不败将军,左右无心腹,前有好妒君主,后有奸诈小人,落得如今的下场,是周泽楷早就预料到的。
  
  本着报恩的想法,周泽楷给叶修寄了信,暗示他目前的处境,可叶修却回信表明不愿离开嘉世,也不愿参与朝臣的勾心斗角。周泽楷心知叶修其实比谁都清楚,可对他而言,身份、地位全都无所谓,自然不再多劝,只派了角鹰在叶修身侧护他性命,只要叶修哨声一响,就会从天而降带叶修脱离险境,回到轮回。
  
  想起十几年前那个主动放弃逃跑机会天真的自己,周泽楷扬起嘴角,若是现在,他更想知道当初那照亮他的光芒同他一起被拖入深渊,又会是怎样的光景。
  
  
  
  ——————
  
  
  小周其实早就黑了՞•Ꙫ•՞
  
  
  

【ALL叶】猝不及防 15

  
  
前文请戳tag
 
  
  王杰希突如其来的发言叫叶修难得的一时间不知说什么好,倒是喻文州面带微笑的阴沉着脸及时结束了王杰希个人专场一样的赛后采访,可以说是第一次见到喻文州在采访中脸色这么差了。
  
  果然,第二天各种媒体的头版头条清一色全是王杰希疑似出柜,中国队选手王杰希公然向男性表白之类的报道。
  
  世邀赛的赛后采访是有配备翻译的,选手回答都要翻译成英语。英语中的“他”和“她”在读音上有明显区别,翻译瞧了一眼坐在角落的叶修,一副看破红尘的样子,虽然他们平时少有接触,可谁看不出来中国队那几个男性成员哪个不是成天琢磨着对他们领队下手?
  
  而王杰希对于翻译转述的是“he”而不是“she”毫无反应,简直就是默认。
  
  一时间,中国队选手王杰希成了世界级的话题,有的人说是炒作,有的人觉得同性恋恶心,有的人佩服王杰希敢于公之于众的勇气,更多的是对王杰希表白成功,天长地久在一起的祝福。
  
  微草那边也急忙忙打来了电话询问缘由,得到答案后另一边沉寂了十几秒。
  
  “算了,你开心就好。”
  
  王杰希轻嘬一口咖啡,悠闲得丝毫不像是身处舆论中心压力山大的样子。
  
  舆论?与能得到叶修这样的终身大事相比,有再多的麻烦算什么?
  
  可王杰希最近确实有些困扰,却不是因为叶修的事,自从他当众告白后,王叶党那边没有太大动静,倒是一股王喻的妖风四起。
  
  人气最高的王喻安利,是将那采访视频剪辑了一下,王杰希和喻文州被放在了正中间,其他人简直跟伴郎一样。
  
  采访中听了王杰希的话,就眼看着喻文州的招牌式笑容逐渐消失,脸色也越来越差,紧紧盯着王杰希,一副观众从未见过的咬牙切齿的样子。
  
  视频里还给喻文州p上了红脸蛋,看起来就真的像被男友当众告白,有些羞怯但更多的是气他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说这样的话的模样。
  
  又有人拿出了微草蓝雨的恩怨做文章,一时间两人立场不同只能相爱相杀的各种虐爱同人满天都是。
  
  喻文州对此也很是困扰,甚至他发了一条和领队一起吃晚餐的微博,底下也大多都是艾特王杰希或者刷王队吃醋之类的评论。
  
  几天后喻文州去找叶修时,不经意间发现叶修居然在看小说,走近了才看清,是王喻的虐恋情深同人文。
  
  喻文州:脑阔痛
  
  我对你是什么心思你自己没个数?你这人怕不是要气死我。
  
  “叶修,我和王杰希什么事都没有,从始至终我只喜欢你,就算虐恋情深也是他自己单恋。”
  
  刚走到门口的王杰希:洗白自己顺便黑我一把,喻文州你很爽?
  
  于是最终的结果变成了王喻二人唇枪舌剑,叶修坐在旁边一边看着这两人吵架,一边瞄着手里的同人文时不时点点头。
  
  现场版可比同人文好看多了。
  
  
  
  
  
  
  
  
  “不觉得喻队的眼神更像是情敌见面分外眼红么?”
  
  事实的声音早已被淹没在了王喻同人的洪水之中。
  
  
  

【ALL叶】青山不负 14

  
前文请戳tag
  
    
  不待叶修说完,肖云战矛一挥,急冲冲的攻了过来,像是为了增加些气势,手中战矛还抡了两圈。
  
  叶修听着利刃划过空气的声响笑了起来。
  
  和叶修玩儿战矛?
  
  谁人不知嘉世大将军最擅长最趁手的就是这战矛了,叶修用的战矛更是在民间被神乎其神的说成了绝世神器。
  
  要说这战矛的名气,堪与斗神比肩。
  
  斗神叶秋曾手执长矛孤身立于万军之前,单凭气势就足以叫万军踌躇,骑着身下战马深入敌阵,万人的军队也拦不住这区区一人,待叶秋浴血冲出敌阵,连漆黑的战矛也被鲜血染成深红。
  
  这一战被载入史册,世界闻名。
  
  甚有坊间传闻,这战矛饱饮万人血,早已成为凶器,魔挡屠魔,妖拦弑妖,自身煞气可镇万鬼驱除妖邪,顾名为——却邪。
  
  上挑、下劈、直刺、横扫,叶修只晃晃身子就能轻松躲过肖云使出浑身解数做出的攻击。
  
  这肖云虽然身法不俗,可惜也是个没什么实战经验的,攻击皆是长矛通用的路数,鲜少有凭着自己对战局的理解做出的改变。
  
  除非出手速度非常快,提前就被对手知晓他的攻击方式,根本不可能打得中。
  
  更何况,叶修是什么人?肖云再快能快过叶修?
  
  眼看着自己一记记气势十足的攻击全部落空,偏偏肖云他自己刚才还大放阙词扬言要试试斗神身手,此时别说试试身手了,根本连叶修的衣角都碰不到。
  
  一时间肖云恼羞成怒,恰好看到乔一帆在一旁眼睁睁看着这边耍猴一样的战况,却丝毫没有要帮他的意思,更是气不打一出来。
  
  “乔一帆!你就在那看着?”
  
  迁怒,你自己说要单挑斗神的,打不过人家又要群殴?一会儿二打一都打不过,看你害不害臊。
  
  虽然心里不想,乔一帆还是深吸一口气,紧紧盯着叶修的动作,努力寻找破绽。
  
  目光一扫,叶修身侧的草丛中有一道寒芒。
  
  那是柳非的箭!
  
  他需要想办法干扰叶修的行动,让柳非有机会偷袭成功。
  
  微草本就是以药物著长,柳非的箭上一定涂了药,就算只是擦伤,即使是叶修也只能倒下了。
  
  想着,乔一帆一挥匕首,直挺挺向着叶修冲了过去,他要逼着叶修转身,这样即使叶修发现身后的偷袭也很难立刻做出行动。
  
  为了干扰叶修的听觉,乔一帆还细心的扔出两道不同方向的飞镖。
  
  可不见叶修有任何慌乱,一个下蹲躲开两只飞镖,接着双手撑地,用脚踢飞了那只来自身后的箭矢,被踢偏了的箭直挺挺的向着肖云飞了过去。
  
  肖云此时正是收招动作,即使反应过来了,身体也很难立刻做出动作,被一箭扎在肩膀,张了张嘴倒了下去。
  
  失败了,乔一帆想着,可不等他做出补救,叶修却是半跪在地上站不起来了,像是用了很大的力气,身体却只能晃一晃。
  
  是高英杰!
  
  将迷药敷在箭身,随着箭矢一同射出去,一旦箭矢受到攻击,箭杆上的药粉就会被震动脱落。
  
  叶修此时显然是吸入了药粉,已经开始发作了。
  
  我们,成功了?
  
  可没等他们高兴,叶修又晃了晃,屈起一只手指置于唇下,吹了一声长哨,应和叶修的是一阵鹰啼。
  
  随后一只巨大角鹰俯冲下来,一爪提着叶修的后领飞了起来,那翅膀扇起的大风直叫人睁不开眼,再睁眼叶修人已经被角鹰带着飞走了。
  
  高英杰从草丛里钻了出来,小跑到肖云那边处理他的伤势,柳非也冲过去手忙脚乱的帮忙。
  
  半晌,二人抬起头对视良久。
  
  乔一帆呢?
  
  周烨柏呢?
  
  乔一帆刚刚还在,可原本同行的周烨柏这会儿压根就没看到他。
  
  抬头看天,此时已经是傍晚,太阳落了一半,林子里阴森森的,想到他们来的时候五个人,现在就剩三个了。
  
  还清醒着的二人只觉得背后一道凉风,毛骨悚然。